www.tq888.net在熙攘热闹的琉璃厂东街街口

www.tq888.net admin 浏览

小编:比如阿城,他的写作和传统是没有断的。但是他现在很少写了,有多重原因,但您觉不觉 得阿城这样的写作在中国这样大变革的时代是无法持久的?王德威:Yes or No.我认识阿城,阿城的

比如阿城,他的写作和传统是没有断的www.tq888.net。但是他现在很少写了,有多重原因,但您觉不觉
 
得阿城这样的写作在中国这样大变革的时代是无法持久的?王德威:Yes or No.我认识阿城,阿城的确是博学多才,在他看来,文学是记忆,他完全在体制之
 
外,从不把无限上纲的文学体制当回事。一旦你不把文学视作一种无限上纲的宏大话语,那么阿城也就可以修小提琴,也可以写剧本。把文学回归到基本面
 
的话,写跟不写,没有那么大的差别。但同时,我们也会感觉可惜,这么有才华的一位作家不写小说了,但愿他还会写小说。作为一个文学观察者,我们又
 
不能逼迫他、一定要求他来写作,这只是我们的期望,并非他本人的意愿。没有就没有了。《新民周刊》:新世纪的十年,也是中国内地对港台文学有了更深
 
认识的十年。骆以军这次也来参加会议,我知道您对他评价很高,您说他写邱妙津的《遣悲怀》是“新世纪台湾小说第一部佳构”,您是否觉得“好勇斗狠
 
”的骆以军在台湾也是朵奇葩?王德威:骆以军和朱天文、朱天心的文风完全不同,他属于新的世代。相对于网络文学,他对文字还怀着敬意,骆以军是有诗
 
才的想象的小说家,我曾经用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题目来评论他:“华丽的淫威与悲伤”。他是一个对身体和情色非常不敬的作家,但是你读他的小说,真的会
 
感受到他深沉的悲伤,越读,你越会不忍。作家只有将自己作践成那样,才能呈现出这样的文学。这才是真正生命的文学。中国内地有作协体制,作家在中
 
国内地其实还是很受尊敬。可是台湾的情况完全不同,骆以军在台湾大众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,他绝对是最重要的作家之一,但是因为没有作协,他要
 
谋生存也是不容易的。他现在就靠给《苹果日报》写专栏勉强谋生。你会感叹,这样的作家才可以说是奉献。每一本书用这样的力气来写作。他有写私小说
 
的倾向,把内心最私密、最不堪的心绪写出来,却往往用一种最华丽、最可笑的方式来呈现。那种风格很难描述,但是我很推荐大陆的读者来读一下骆以军
 
的小说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buhair01.com/www_tq888_net/2018/0222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